出品: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新消费主张/cici

近日,啄木鸟维修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啄木鸟维修”)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主板IPO上市申请,中金公司和中泰国际为联席保荐人。此次冲击港交所IPO,啄木鸟维修拟将募资投向招募赋能工程师、多元化服务品类及扩大服务覆盖区域、升级数字化平台、提升公司的品牌曝光度与知名度等。但同时,公司在生产经营中,或仍面临着以下诸多问题:

(1)轻资产模式下公司毛利率高达80%,用户、工程师两头收割。啄木鸟维修采用轻资产运营模式,平台工程师并非公司雇员、调度雇员或分包商。平台撮合工程师和用户之间的交易,并从中抽成。据有关工程师透露,啄木鸟维修平台抽成比例超50%,为此不得不通过维修费用加价的方式实现分成后获利。

(2)4-5成收入用于营销,其中,绝大部分营销开支用于流量获取、广告及品牌宣传。

(3)小红书、微博、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尚存大量用户投诉,招股书中好评率或“掺水分”。控诉内容主要包括维修人员专业度参差不齐,态度不好;修理存在收费高、维修费不透明、“小病大修”等问题;维修售后问题未能即使有效解决等。

轻资产模式下用户、工程师两头“收割” 毛利率超80%、2022全年净利率却仅1.04%

啄木鸟维修平台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家庭维修平台,为各种家庭维修需求提供便捷的一站式解决方案,平台提供的服务覆盖300个主要家电和家居设施类别。

2021年、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的收入分别为4.01亿元、5.95亿元及7.35亿元,年/期内利润及全面收益总额分别为0.33亿元、0.06亿元及1.02亿元。从经营业绩来看,公司营收增势较好,但利润表现略显波动。

具体至细分业务,公司的收入主要来自平台服务、销售产品及向企业客户提供维修服务。公司通过在啄木鸟维修平台上为可完成家庭维修服务订单的合作工程师进行匹配,提供平台服务;通过向合作工程师销售零配件及材料以及向用户销售新家电获得收入;同时,为企业客户(包括物业管理服务提供商)提供维修服务。

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平台服务实现收入6.65亿元,占比90.4%;产品销售实现收入0.67亿元,占比9.1%;企业维修业务实现收入0.03亿元,占比0.5%。由此可见,平台服务仍为公司最为核心的业务。

从经营模式角度看,啄木鸟维修平台采取的是轻资产运营模式,主要撮合合作工程师和用户之间的交易。平台工程师并非公司雇员、调度雇员或分包商,而是平台与工程师订立标准协议,与工程师建立业务合作关系,向合作工程师提供家庭维修服务需求。

通过平台吸引用户下单,再由免费的人力成本(工程师)维修后抽成,在此轻资产模式下,公司经营成本较低,销售毛利率极高,2021年、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為80.5%、81.4%及84.8%。然而,公司的净利率却没有毛利率那般“好看”,同期公司的净利率分别为8.31%、1.04%及13.86%。

公司毛利率与净利率之间巨大的差异,或在于公司较高的期间费用率,特别公司的巨额营销开支。

4-5成营收用于营销 维修乱收费、小病大修问题或仍较严重

很多小区的广告显示屏上频繁出现啄木鸟维修家庭维修的广告,广告上写着“正规家庭维修,就找啄木鸟维修”,其广告位于社区的主要出入口(如居民楼电梯间、居民社区活动广场宣传栏中),居民每次出行都可接收到广告信息,覆盖面广,广告信息传达率高。

随处可见的广告背后,啄木鸟维修每年约需花费4-5成营收用于营销。2021年、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177.6百万元、290.9百万元及317.9百万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44.3%、48.9%及43.2%。其中,绝大部分营销开支用于流量获取、广告及品牌宣传。

除此之外,公司前五大供应商均为广告商,采购的产品/服务也是广告及品牌服务、流量获取及互联网平台服务。

短期内,大量营销投入确实有助于提高消费者对于平台产品的认知度,扩大用户及工程师基数从而提高平台交易额。但长久来看,靠营销吸引来的用户,又能否靠维修的专业度等留下?

在小红书、微博及黑猫投诉等平台上,我们发现了大量有关啄木鸟维修的控诉,控诉内容主要围绕着以下几点:(1)维修人员专业度参差不齐,态度不好;(2)修理存在收费高、维修费不透明、小病大修等问题;(3)维修售后问题未能即使有效解决等。

其中,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包含“啄木鸟维修”搜索词的投诉高达3153条,投诉内容主要包含收费过高甚至欺诈套路消费者疑存在“小病大修”问题、维修人员专业度差态度恶劣等。

过度维修、收费乱象背后,或还是平台较高的维修服务抽成比例和非标准化服务特性。对此,我们向一位曾入驻过啄木鸟维修平台的维修师傅了解到平台的抽成规则及加价维修的原因,贾师傅告诉我们:“一个单子师傅拿40%,平台提60%,消费者正常修理家电如果需要100的费用,那么师傅就会加价到250,这样师傅的收入还能保证100,而那150的平台抽成则还是消费者买单。”

除此之外,维修服务本就是非标准化服务,难以统一定价管理,这样也就给了维修工程师很大的定价自主权,在这种情况下,若平台监管再不到位,维修服务“小病大修”“坐地起天价”的痛点便难以解决,进而也会影响到品牌声誉。